畅所欲言
畅所欲言

让世界因每一枚橄榄枝而温暖

发布者:中国民主同盟江西省委员会 发布时间:2020-03-06


在西方,橄榄枝寓意着许多美好,在诺亚方舟的故事里,她象征和平的,在古希腊神话中,她代表荣耀,在古代欧洲世界,她寓意着和平、幸福、荣耀、高贵。于是,人们总喜欢用橄榄枝来表达美好的希望。如中国红十字会会徽是用金黄色橄榄枝环绕着白底红十字,体现人道主义的救助精神,联合国会徽用一个橄榄枝圆环绕着地球,象征着世界的和平与安全。为此,人民总是期待衔着橄榄枝的鸽子能承载着人类共同的美好希望,做和平使者的天使,将人道主义的关怀和生的希望留给别人,把和平的种子洒向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小时候,我梦想自己是童话里的天使,善良而美丽且拥有一双洁白美丽的翅膀,载着梦想在大自然间自由地飞翔:在那里,我们可以远离战火纷飞,尽情沐浴着平静柔和的快乐阳光;在那里,我们可以远离饥饿寒冷,尽情享受着丰盈充足的殷实生活;在那里,我们可以远离冷眼歧视,尽情禀赋着自由平等的价值存在。为此,那时萌发的初念就一直陪伴着我长大,从孩时到现在,从学校到社会,从农村到城市,从基层到机关,贯穿我生命的每一个时段,思想的每一个区间,成为生命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小时候,我喜欢看电影,每每观看硝烟弥漫的战争影视片时,都会自然地与影视片里战地医护人员一起,很快融入到忘我的紧急救护中:120!人工呼吸!救命!在那一系列紧张、忙碌、有序的应急救护中,一切文字都显得那么苍白!只有看到红十字袖章、奔跑的担架、熟悉的面容和战地救助时,我那紧促焦虑的心才得以稍稍地安宁,仿佛看到了一线光明、一份温暖、一丝希望。那时,才明白生命的脆弱与珍贵!也知道了红十字会人道主义救助的价值意义,也就从那时起,我小小的心里已经播种了人道救助的种子!

从记事起,每每发现城市或农村的道路两旁有衣衫褴褛的乞讨人员在乞讨时,我的心会立马揪疼起来,好像他们就是我的远房家人或者是亲朋好友,我无法无视他们的存在,即使自己很困难、很贫困,也会迫不及待地把身上的所有全部拿给他(她),即便被误会、被指责也不理会,只要他们接受了我才安心地离去。90年代初,我自己还是个“吃了上顿不知下顿”的穷书生,当看见八一广场南边的一角落有位乞讨老人跪在路边哭乞时,心里特别难受,竟当场把身上仅有24.3元钱全部家当给了那位乞讨老人。之后在南昌城林林总总的大街小巷,多次看到乞讨的孩子、老人、残疾人,我都要多多少少拿些钱给他们之后才释然、才坦然、才放心,并慢慢地成为一种习惯,一种生活,一种常态。

曾记得2003那年,当我第一次遇见世界南丁格尔奖获得者章金媛老师时,便与红十字精神结下了深缘。同年,我将红十字的标志留在南昌市青云谱区洪西社区的困难群众家里,我们已记不起多少次来到多少个家庭,只记得参与访贫问苦的次数越来越多(从一年“三节”延伸了重阳节、六一节等)、队伍越来越大(由民盟成员发展到工商联会员)、形式越来越丰富(从送慰问金、送药、送生活用品发展到送知识、送法律、送歌声、送文化、送岗位、送清凉)、辐射越来越宽(从社区特困群众扩展到sos儿童村、农民工、环卫工人)、层级越来越高(从区民盟到省、市民盟)、影响越来越大(从省市区民盟到全市统战系统,直至民盟省委会、民盟中央),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红十字精神的人道救助在基层的真实体现。

曾记得2016那年,我幸运地当选了区红十字会长,并分管了宗教、民政、残疾以及脱贫攻坚等涉贫涉困工作,从此系统、全面地融入到人道救助工作中。在一年一度的万寿宫庙会上,几车来自南昌周边地区的乞讨人员,我们会设计一个专属平台,给他们提供吃住,我也会在特殊的时间,定期给每位乞讨人员发放零用钱已解决他们生活所需。民政领域,只要涉及到特困群众,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来帮助,记得新建流湖有一位受伤的退役军人,第一次见他的样子多年之后我还清晰的记得,我刚刚到新建工作不久的一个下午,他一身疲惫的样子,穿着一身褪色的橄榄绿军装,提着一个蛇皮袋,不动声色地来到我的办公室,简单的介绍之后,我大致知道,他是一位农村出身的退役军人,没有医保没有低保也没有看病的费用,要换肾。在我面前,根本找不到英姿飒爽的军人痕迹,就是一位垂危的病人,我突然为他的生命担忧起来,第二天,他所在的乡镇两位主官来到我的办公室,我才全面地理清了他的情况,也就是他是一位得了重病但享受不到政策帮助但需要大资金已维序生命的退役农村军人,怎么办?政策边界之外,政府该怎样帮助这些边缘人?初来乍到的我除了为他担心之外,一时也想不出办法,之后,他来了2次,也就是在我面前走走,很平静也很淡定,即使在生命最危险的时候他都保持的军人最朴实的尊严,与我平日里见到的各种诉求者的哪种霸道和横蛮完全不同,我的内心突然被他触动,记得他一天是晚上7点到9点期间,我一直在办公室,拿起电话与还不熟悉的红十字会、财政局、教育局、卫计委、教育局的几位领导一一打电话,和他们交流这位军人的情况,交流中获知都知道他的情况,也就是苦于没有政策依据,但不能眼睁睁地望着他离去,怎么办?只有从人道的视角向这些主官讨钱,一家一家地打,一个一个电话说,2个小时后,凑到了9万元,叫他们把钱打到流湖乡的账上,其他由乡镇解决。离开办公室时,发现时间已近晚上十点,也无意中发现我右边的耳朵和脸有些热,估计是电话打到太长,快三个小时。心里的确有些瑟,毕竟刚刚到区里不久,毕竟和这几位部门主官不熟,但大家都支持,看到他终于可以有钱换肾了,心里的那块石头也落下来了,自己也觉得轻松了许多。可是下一次他再要换肾怎么办?我们的政策制定能不能覆盖到每一个人?夜幕下,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我在想,类似这种边缘人还有多少?政策出台之前有没有调研到这些人?该怎么才能政策全覆盖无死角?想到这些问题,心好像又轻松不起来!政府其实有政府的责任,政府有时也不是万能,社会还是需要各种组织、团体、个人等各种力量助力。

当然,我们的人道救助体系是很健全的。不管是在西方还是在中国,也不管是国家层面还是基层一线,载着橄榄枝的红十字会标识永远与和平、幸福一起将希望留下。在新建基层一线,每每汛期,红十字会标识都在一线迎着烈日与暴雨,和迎风飘扬的红旗一起,一次次地将大大小小的慈善捐赠送到灾区;每每事故现场,红十字会标识第一时间来到急救现场,打通时光隧道,在一场场突发的意外事故中挽救生命;每每寒冬腊月,红十字会标识来到社区、养老院,闪烁着光芒,在一次一次的访贫问苦中,送去一份安宁、一份温暖,也让红十字会标识上的橄榄枝披上金黄色的外衣,在人世间发光、发亮,完美地演绎着橄榄枝的人道主义关怀,让世界变的更温暖!

(作者:郭翀 民盟南昌市委会副主委 南昌市社会主义学院院长)

联系电话 : 0791-88913177
传真 : 0791-88913178
信箱 : jxmmsw@126.com
欢迎关注民盟中央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江西民盟中央微信公众号
版权所有 : 中国民主同盟江西省委员会 备案号 : 赣ICP备18002451号-1   技术支持 : 珠峰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