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所欲言
畅所欲言

最美好的三洲新村记忆

发布者:中国民主同盟江西省委员会 发布时间:2020-03-06


在我的朋友圈里,一直留有一张拍摄于2017年8月4日且非常动人的照片,照片里我面向姐妹们站着,和一群围坐在凳子旁活动的江西新建厚田三洲新村的姐妹们一起开怀大笑,姐妹们围坐在小凳子旁哄笑着,有站着用左手比划害羞匿笑的,有用右手撑着孕肚低头含笑的,有蹲着看游戏回仰着头憨笑的,有一边贪心玩耍一边附和呡笑的;有嬉笑而坐的群众,有微笑而立的干部;在照片的右上角,还能看见不远处还有几个村民欣喜说笑地望着我们,很显然,这是一个最真实的当代城市农民那种随意、自由、开心、放松的生活状态,照片里的干部与群众、老人与孩子是那样地亲密无间、其乐融融,当我知道有人拍下这张照片时,格外喜欢并向人讨要,这是我成长道路上最喜欢、最得意、最贴近群众的一张照片,我把她放在我的朋友圈里,并给她取了一个“终于有了‘众乐乐,乐’——与三洲新村姐妹们一起开怀大笑”名字,作为我从担心到决心扎根农村、服务农村最具成长意义的纪念,并为自己未来更新征途留下最美好的三洲新村记忆。

然而,三洲新村之前的光景可不是这样的,人们对三洲新村的记忆是灰色的,当地有经验的老人谈起新建三洲新村会想办法避而远之,我刚来时好像听说过但没有具体概念,毕竟没经历过,对三洲新村的种种定义也很空洞、很抽象,也不畏惧所谓的种种“传说”。2017年6月2日,是我到新建区工作不到一年的日子,我一如既往地在医院、学校、社区等一线督导保文保卫工作。突然接到区委副书记陈建军的电话,要我陪同他视察三洲新村,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因为我们都是各管一个口子,到了会场才明白书记的意思是让我主抓三洲新村的保文保卫工作,书记今天是为我打前站的、鼓气来的,知道我是来自老城区、是党外干部且是行政新手,再加上没农村工作经验,所以来为我壮行,当然也被别人理解为我是临危受命。我一时也没退路,因为组织上已决定,我得给组织有个交代,还村民一个和谐美好家园。

现在依稀记得,三洲新村是2002年初由三洲、东屋两村组成,因年年遭受洪涝灾害,被列为江西省第三批移民建镇对象,2005年底前,三洲、东屋整体搬迁至新建区长堎镇三洲移民新村落户至今13年,共有560户4000多人,占地60余亩,建房40余栋。当我们走进三洲新村时发现:三洲、东屋是典型标准规划的移民村、城中村,村级规划建设比较规范,设立了办事处、警务室,聘请了保洁员,但由于农民缺乏城市生存的技能且管理不善,各种乱象均有出现,如村民的房与房之间都搭建了钢棚,所有的消防通道堵死,村民的门与门之间全部搭满了各种网线,火灾隐患处处存在,村民的街与街之间塞满了凌乱的车辆、水果店、蔬菜店,村民的家与家之间放养着家家户户的鸡鸭狗和随处可见的垃圾堆积物,这种乱局严重了阻碍新建区打造新区典范的目标,也为即将来临的全国文明城市创建带来了诸多的困难,此时受命,的确是困难重重,但我没有半点退缩,只有迎头赶上。

现在依稀记得,市、区党委、政府对三洲、东屋两村的格外关心,动员大会在5月6日召开之后,6月2日副书记陈建军来到三洲新村为我壮行,此举也让我第一次感到了巨大压力和强大的依靠,6月17日市政府副市长龙国英、区长陈吉炜、区委副书记陈建军等领导来到三洲村、东屋村察看了整治实情,40余栋民居之间钢棚的确为群众居住面积增加了一些,但房与房之间的消防通道完全堵塞,这些价值近亿的钢棚怎么拆?谁带头拆除?要不要给拆迁款?怎么存放?马路通道上赌博的群众还有其他文化消费渠道吗?为什么会打架斗殴?他们以什么谋生?为什么村民会被称“沙霸”?为什么东屋村的村级组织建设完善,而三洲村村级组织的基础设施都没有,但夏氏祠堂为什么如此高档?再加上房顶上密密麻麻的网线,所有的消防通道堵死了,万一着火怎么办?怎么施救?下水道在哪?往哪取消防水?停车场在哪?菜市场在哪?传说中的“沙霸”还在吗?传说中的数人被枪毙数百人被判刑是真的吗?传说中的领导被气死和被驱赶是真的吗?很多领导不敢来工作是不是也是真的?等等一系列疑问在脑海了盘旋,这一看也让我看到了问题种种困难、阻力所在!解决问题的困难所在!7月15日晚上区委李伟书记、陈建军书记再次来督查时,已经过了一个月时间,在区、乡、村的共同努力下我们的工作已经初见成效,在没花政府一分钱的情况下,钢棚大部分已被拆,道路开始畅通,菜市场开始定点,停车场已被划定了,这些工作的推进为做好后来的三洲、东屋两村保文保卫垫好了底,做足了功课,股足了劲,坚定了信心。

现在依稀记得,一直率先垂范的三洲村村书记夏小弟等村干部,不管我什么时候去村里,也不管天气多么炎热,但总能看见他们要不在开会调度,要不在现场拆钢棚,要不在村里扫地,要不就在与村民做工作,要不在帮群众搬东西,在他们身上,总能感受到基层党组织的一种力量、一种忠诚、一种担当,这种精神也为我做好工作化解了许多矛盾,解决了许多困难,添加了许多信心。我乘势而上,加快了调研的密度与速度,一些难啃的硬骨头也被陆续发现:一是社区治理难。新村内的环境脏、乱、差现象严重,乱搭乱建现象普遍,村内社会治安不稳定,打架斗殴等治安、刑事案件屡有发生。二是政府管理难。村内一旦发生治安案件、突发性事件或群体性事件,由于警务室警力不够,很难维持三洲新村的正常秩序。三是保文迎复检整改难。三洲新村属于迎复检范围,区综管办没有纳入路长制范围,没有下拨经费帮助整改,村民文化水平不高,传统生活习惯根深蒂固。

现在依稀记得,乡镇与区委各部门、区直部门的同心协力为复检工作提供了系统保障:白天,乡镇、村和城管一起拆除钢棚,现场如此壮观:一家家钢棚被推倒、拆除、过磅、运出,一车车垃圾被清运、拖运、装运出村,一栋栋网管被电信部门清理、切断、装卸,一辆辆消防部门在现场开展宣传、救火、逃生演示,一个个地下水道被打通、贯通,污水再也不会留在地面,一条条道路被城管洒水车清洗干净被沥青一新,被交警规整有序划线,一批批白衣使者送医送药,一个个志愿者在宣讲、急救、服务。教育、卫生、文化、旅游、消防、共青团、妇联、红十字会、体育、电信等数家单位也加入了援建三洲新村的队伍,他们彩绘了40栋房墙面,几天下来,“共创美丽幸福三洲新农村”等多个墙面把文化墙装扮得清新而灵动,昔日破败村落再也不见了,一面面文化墙即接地气又有创意,既增加了文化元素又美化了环境。晚上,新建区的农民剧团来了,群众喜闻乐见的赣剧、下船调来了,村民们听说有戏看早早的来到戏台边看戏;露天电影来了,在新村的主干道了,一场场老电影在村头放映,孩子们专注地看着电影,老人们兴致高昂地拉着家常,整个三洲新村面貌一新,精神面貌、文化内涵、文明素养得到根本性地提升,移民建镇的新典范实践初见成效。开始压力大,最多的一天我去了5次,真的放心不下,清早睁开眼睛就往村里跑,上午在村里协调,中午又去开会,下午陪同视察,晚上还和村民一起聊聊。现在我和村民也熟悉了,感情也近了:常常与村民热聊着,却被另一个村民老远看见就打招呼,拉拉手。3个月的时间,近亿元钢棚没有用政府一分钱被拆除,也没有一个村民上访件,传说中的种种没见过,而且村民的家亮堂了,干净了,脸上笑容多了,此时,我心里的一块石头也终于落下来了,感觉对得起组织信任了。

现在依稀记得,当组织上要把三洲新村创建成果向市委报告时,当同事们把三洲新村创建成果向上级呈报时,当村民们看见家乡三洲新村创建取得成果对我表示感谢时,当我看到三洲新村彻底的旧貌换新时,当我看到三洲新村文化墙在闪光、露天电影在投放、戏台了的赣剧在悠扬时,当我看到三洲新村村民那种发自内里的自由自在的快意生活时,我看到了万家灯火的那种人间烟火味时,我心里有些小小的感动和自豪,自言自语地对自己说:终于完成任务了!同时,也切实地感觉到:只要党委、政府重视,部门支持,基层班子团结,群众拥护,方法得当,收效明显,而且我们真的用心为群众着想,那么群众也会发自内心的支持我们的工作,我们的困难再大都会迎刃而解,都会取得圆满的成果,这就是党领导的力量、干部团结协作的力量、群众支持的力量。

现在依稀记得,在三洲新村的那段岁月,特别难忘在推进工作中的那些苦,与困难抗争的那些难!特别喜欢新村的那些悠闲、自在、快乐!特别留念三洲农民的那些真诚、单纯、朴实!特别怀念在三洲新村与农民结下的那份情意、那份友好、那份深情!记得,如有可能,还是想去三洲新村去看看。

(作者:郭翀 民盟南昌市委会副主委 南昌市社会主义学院院长)

联系电话 : 0791-88913177
传真 : 0791-88913178
信箱 : jxmmsw@126.com
欢迎关注民盟中央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江西民盟中央微信公众号
版权所有 : 中国民主同盟江西省委员会 备案号 : 赣ICP备18002451号-1   技术支持 : 珠峰软件